主页 > 财经 >

司马平邦说丨泰国天丝的妖操作:既吃定中国市场,又敌视“一个中国”

时间:2020-09-30 22:39       来源: 网络

“十一”假期到了,好多朋友准备带上家人出去玩玩,全世界范围内的新冠疫情还没有结束,国内游就成为了我们的首选,开车出游当然就是首选中的首选。但开车久了都会犯困,于是总喜欢在手边放一罐咖啡或者红牛类的饮料,在犯困的时候好给自己提提神。这时候,我要提醒你,小心买到“假红牛”。

我这里特地给“假红牛”加上了引号,因为说起来它其实也不算是真的假红牛,但和之前我们常常听说的那个“困了累了喝红牛”广告里的红牛,又不是一回事;尤其是它已经不再那么的提神醒脑了,却仍然打着红牛的招牌,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大家熟悉的味道,喝起来有点儿怪怪的,但包装上大体没怎么变,还是个小金罐,还是两头红牛的标志。说起来,疫情之后,很多事情都变了,饮品市场似乎也中邪了一样,“假红牛”不是假红牛,但绝不是真红牛。

其实红牛饮料并不是原产于中国的,它原属泰国一家名为天丝的医药保健公司。20世纪90年代,当时的中国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与泰国天丝等四方签署了一份长达50年的合作协议,红牛饮料的商标、运营就交由严彬控制的中国红牛公司处理。接下来,经过严彬二十多年的苦心运营,红牛在中国市场生根发芽,“困了累了喝红牛”火遍全国,一年就能卖出200亿,是全中国功能饮料的销售天团老大。

但中国红牛这庞大的利益获得,一下子引起了泰国天丝的觊觎。既然中国人能把红牛饮料做到这么红,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做呢?其实,这真是一种特别从俗特别普遍的心思,虽然的确也是利欲熏心。于是,从2014年开始,泰国天丝开始就红牛商标的使用权和华彬集团产生一系列纠纷。当然了,毕竟有当初白纸黑字的协议在,泰国天丝想直接收回红牛商标是不可能的。于是泰国天丝开始在国内找寻帮手。

2019年5月,泰国天丝联合广州曜能量推出了红牛安奈吉,但由于配方中含有西洋参,且根据规定无法更改其配方,导致味道与原本的华彬版红牛功能饮料差距实在太大,中国消费者短时间难以接受。为此,在2019年年底,泰国天丝在中国又推出原装进口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红牛安奈吉和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这两种饮料都是交给广州曜能量公司和普盛公司销售。

不仅如此,据说,普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高管大部分都挖自中国红牛的管理团队。

而泰国天丝找到的第二个帮手,则直接来自于一家中国政府机构。

2020年4月26日,泰国天丝宣布设立“泰国天丝集团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基金”。5月14日,泰国天丝与中国专利保护协会签署知识产权保护的合作有关事项谅解备忘录;该谅解合作备忘录确定了双方建立常态化的合作机制,联合设立知识产权保护基金扶持知识产权利益遭受侵害的市场主体,共同打造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影响力。泰国天丝还计划在未来3年内连续每年提供200万元,共计600万元的初始资金。同时,泰国天丝还表示未来在中国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中所得赔偿也会按一定比例注入该基金。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可以是这样:未来,泰国天丝可以把与中国红牛打官司中获得的赔偿,按一定的比例注入它与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合作的这份“泰国天丝集团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基金”。

我们甚至可以先不提这其中是否存在法律或道德的问题,单从泰国天丝对中国市场的用心和重视来看,有两点就可以明确:第一,中国饮品市场确实庞大无比,且未来仍然潜力无限;第二,泰国天丝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为此,已经不惜拼了老命,上下其手,试图绕过当年与严彬签署的协议,想尽一切办法撕开中国功能饮料市场的口子。也就在最近,泰国天丝的老板许馨雄在接受中国媒体视频采访时,还在为自己的中国代理人打气,表示将来还要“重回市场第一”,也就是说,他的目标是要挤掉现在的中国市场第一,中国红牛。

话说泰国天丝的创始人许书标,原本就是一位泰国的华裔,且出生于海南,但是长在泰国。这倒不是问题的重点,问题的重点是,当许书标把生意传到其儿子许馨雄之后,很多事情正在发生着明显变化。其中最重要的两点变化,一个是,泰国天丝绕过当年与严彬和华彬集团的协议,同时推出两款产品,以独立的身份进入中国功能饮料市场抢生意。

另一个,说起来有点更吓人,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即挑战“一个中国”这个所有在中国合法经营的外国企业实体都必须遵守和尊重的政治原则。

比如,在2019年,许馨雄在接受媒体采访期间,他亲口且明确将“香港”划进了单独的国家的行列。不仅如此,在泰国天丝的官网上,现在这家公司还将“台湾”及其标志作为一个亚洲国家来单独介绍。更有甚者,也是在2019年,由许馨雄控制的一家欧洲红牛公司,在一部15秒的视频广告里,居然公开支持正在香港掀起暴乱的港独暴乱分子,可谓把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行为玩到了极致。

泰国天丝的上述主旨明确、花样翻新和用意险恶的公司主体行为,最近都被眼尖的网友一件一件一宗一宗揭示出来。一直以来,泰国天丝拐弯抹角地利用公司广告、脸书、官网和公司领导人讲话等各种方式,在香港、台湾的问题上不断与“一个中国”原则唱对台戏(有些是卖弄小聪明),如此不顾及中国消费者的感情,这样的企业能够做到真正重视中国消费者吗?

尤其是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世界之后,疫情暴发最为严重的美国,为了转移日益严重的国内政治危机,疯狂玩弄甩锅中国的把戏。加之,之前已经激烈爆发的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的敌视和打压,正在渐渐成为一种全球跨国企业必须面对的严酷的市场氛围。再加上,原本存在于中国境外的华人企业,很多就具有复杂的政治基因背景,在当下又开始了另一轮的“两个中国”摇摆立场的滋生和变异。

泰国天丝和它的老板许馨雄的上述种种,应该就是这种滋生和变异的最典型表现。

一边要吃饱中国市场的利润,一边还要抱着乱视中国的态度。前者,让其想方设法削尖了脑袋,想绕过既有的与华彬集团的协议,一下子推出两款“假红牛”来抢单夺利。后者,让其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手段输出与“一个中国”原则相对立的价值观。说实话,或说得再一针见血一点,像泰国天丝这种投机的企业和老板,他们心里真正打的算盘是,万一中国在与美国的全球博弈中输掉之后,那时候我再明确地选边站队倒向老美可能就来不及了。

中国消费者之前喝红牛能够提神,最大的原因就是这种功能饮料中添加了适量且安全的咖啡因,由于有这种原料在,但这毕竟是一种特殊的添加剂,一般的饮料中是不能添加的。中国红牛在1990年代末能获得审批通过,并不意味着今天泰国天丝在中国也能够获得审批通过。所以,今天中国市场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都是不可以也不会含任何咖啡因的,所以它的提神醒脑功能也就无从谈起了。不过,泰国天丝却一定要将其包装做的和华彬版中国红牛极为相似,一般的消费者很难分辨的出来。可以说,算是做到了合理合法地“坑”消费者。

我相信,当初,在二十多年前,早就拥有红牛饮品的泰国天丝肯定是根本不在乎中国市场的,这才让华彬集团有了独自开拓市场并一战成名的前提。但是,当后者打开一个如此之大,大到世界第一的中国市场之后,泰国天丝的眼红看起来也是自然而然的,虽然它现在中国市场拥有如此妖性的操作,但相信不久一定是会大败而归。

另一面,泰国天丝和许馨雄最近两年不断发出挑战“一个中国”的信号,说白了原因也很简单,它们还是没有真正吃到大亏,何况还有什么中国专利保护协会这样的没有原则没有骨气的中国机构为其护航背书。但,我亦相信,不久之后,这又是会大败而归的。

« 上一篇:突破同质化竞争,中国农业银行私人银行焕新发布领导者品牌壹私行
» 下一篇:没有了